微繪的藝術

微繪的藝術

自推出首款制作精湛的時計以來,播威因其點綴在微繪中的臻至完美的細節,在眾多品牌中脫穎而出。

愛德華·播威 (Edouard Bovet)

盡管采用這種裝飾類型的時計種類繁多,不過,愛德華·播威最終借助畫面的卓越品質而樹立了自己的聲望。毫無疑問,這讓播威在包括中國清朝皇帝在內的早期顧客中大獲成功。中國清朝皇帝在十九世紀早期購買的其中一款時計依舊陳列在紫禁城的正殿中。底殼上繪制了兩只栩栩如生,活靈活現的天鵝,這個圖案本身就是愛德華·播威能在這個早已禁止對外貿易的國家大獲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令人遺憾的是,在二十世紀到來的工業時代讓裝飾藝術日漸凋零,在這一點上,琺瑯技師和微繪的專有技能幾乎徹底消失。

Bovet-Micro-Peinture-22

光面漆

瑞士曾因其一絲不茍的工匠守則獲得廣泛的國際贊譽,而賦予瑞士這些工藝如此崇高地位的總離不開極少數倡導者的支持,播威就是其中之一。播威為其微繪采用的繪畫技巧就是光面漆工藝——源自曾給播威帶來無數榮光的精湛技術,它是由專為播威工作的其中一名制表匠發明的,目的是突出中國生漆的質量。

Bovet-Micro-Peinture-17
它是迄今仍被使用的技術之一,可以最大限度地定義細節,且防震效果高于琺瑯。與其他技術一樣,根據主題的復雜程度和所用的顏色種類,光面漆也需要反復燒制。不過,燒制工藝的溫度不得超過140℃,從而可將光面漆應用到各種位置。
Bovet-Micro-Peinture-27

珍珠貝母

在大部分播威微繪作品中,通常以珍珠貝母為裝飾。珍珠貝母經過特殊處理工序,其表面可為各種精致的細節提供理想的背景。珍珠貝母涂以透明漆料后可以徹底釋放出奪目的彩虹色。珍珠貝母的覆蓋色為不透明色調,根據圖畫設計的性質,可以將它用作微型鑲嵌的一種裝飾。每個表盤是獨一無二的,為花卉主題、動物、風景、肖像或畫作復刻等各種主題的豐富想象設置框架。

創造

制表匠的工作包括用五倍大的比例繪制和轉移圖畫,并使其適應表盤的圓形結構,同時考慮表針和任何潛在表盤開口的位置。這個初期步驟通過審批后,可以將圖畫按正確的比例轉移,并在表盤上繪制出框架草圖,稍后再進行其他操作:依此畫出背景、裝飾和細節,然后用極為細膩的貂毛畫筆子逐一上色。在每次操作前,制表匠需要添加少許清漆,固定住每種顏色的具體細節。每次使用清漆必須進行烘烤,然后再進行拋光。

 

Bovet-Micro-Peinture-12

新技術

完成最后一次清漆并烘烤完畢后,最后需要做的是,不斷地進行輕柔的摩擦動作,讓表盤達到最終厚度,最后進行拋光,這會展示整個工作的完整深度。播威的工匠們渴望做到完美,研制出與光面漆相關的最新技術。因此,部分表盤帶有手工繪制的金葉子,有時候,它們也鑲有金箔或銀箔片,與清漆一起打造金屬效果。

鑄就非凡

播威生產的絕大部分時計均帶有微繪元素,這表明在客戶和收藏家看來,播威與這種藝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播威在制表裝飾藝術領域表現出來的非凡成就不僅保護了面臨威脅幾近消失的傳統技術,同時賦予了它們新的活力,促使它們在追求完美的道路上更進一步。